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操公司女經理15p》。

老村長將村民塞進祠堂:“進去,快,快進去?!?/p>

段宇帶隊翩然落地。

看到這情形,左一飛他們也跟著感激祖宗護佑,畢竟筑基高手飛在天上太難阻攔,現在他們落了地,大家也就多了以命相搏的機會。

感激很快就變成顫抖。

叫孟依的女修甫一落地便從大背包里扯出塊烏黑圓盤,正是趙仙師描述的陣盤,接著孟依從懷里取出五顆拇指大的瑰麗珠子嵌到陣盤里。

“靈,靈珠!”

“他丫丫的,這么多靈珠!”

稱贊,貪婪和恐懼凝聚在一幫土鱉臉上。

趙仙師說過,靈珠是超級珍貴的東西,一顆靈珠能買三百個老婆。

孟依有五顆靈珠也太他丫丫的富婆了,這身價值一千五百個老婆啊。

一千五百個老婆圍在身邊,那得多壯觀。

富婆的威力比趙仙師描述得還恐怖。

五顆靈珠迅速釋放靈力,靈力在陣盤上交織運轉,陣盤很快就變得朦朧而神秘,孟依隨后用大胸脯緊緊頂住陣盤快速一激。

“嗡”!

一道透明柱子激射而至,天空恍然一抖,趙仙師的陣法仿佛氣球被筷子戳中般急劇后扯,然后它終于到達臨界點扯著了蛋。

驚悚感將每個村民的心靈填滿,他們凝望向事發地點簡直是心驚膽顫。

陣法徹底被打穿!

“他丫丫的,這怎么攔吶?”

松大勉罵罵咧咧,誰也不可能攔住這種攻擊。

不過段宇絲毫不滿,眼前的陣法比他想象的難纏,陣法被打穿的裂口不夠鉆進去,并且陣法還在緩緩修復,他們六個沒法沖進去。

“孟依,加大力量,及龍,海印,準備!”

孟依眉頭微皺,姑娘被陣法反噬彈回去幾丈遠,飽滿的大胸幾乎被壓成了飛機場,不過她也看出這點威力確實不夠,她趕緊沖回來再次準備。

及龍海印從大布包里各掏出兩個銀色大球,隨著他們的擺弄和輸送法力,四個銀球迅速舒展開來變成了小銀猴,銀蜈蚣,銀蝎子和銀色小弓手,然后四個小東西就像吹氣球般迅速變大,大略到半丈高這才停下來。

“他丫丫的,這又是啥玩意!”

老村長更慌了:“機關,傀儡怪物,大勉,無論如何也要攔住它們,別把它們給放進來,無論如何也別把它們放進來?!?/p>

攔得住嗎?

進入祠堂的村民還不到三成,“轟…..”的一蕩,更強大的無形光柱砸將過來,陣法這次徹底無法承受,六尺半直徑的區域被扯走,村半腰更留了個幽深大洞。

趙仙師的陣法正在修復,但在修復之前,四個傀儡已然沖到裂口邊。

“給我攔??!”

“嘿呀!”

松大勉狠命一甩,磨盤大的巨石轟然砸向銀猴傀儡。

銀猴傀儡掄起棍子一砸!

的反復摧殘,他雙手皮膚的堅韌度已經超過了他身體其他部位!

  

  楚白相信只要他繼續堅持鍛煉,他的拳頭一定可以一拳崩碎那只雜色貓的爪子,而自身不傷分毫!

  

  白沙的腦袋伸了過來,用鼻尖輕輕嗅了嗅楚白的雙手,然后抬起頭,用一黃一藍的大眼睛看向楚白,似乎在問傷好了嗎?

  

  “完全恢復!一起去吃早飯吧!”楚白心情大好,哈哈大笑,對著白沙的腦袋就是一陣狂揉。

  

  “喵!”

  

  白沙惱怒的尖叫一聲,連忙用尾巴拍掉楚白的安祿山之爪,一個小跳遠離了楚白,惹得楚白又是一陣大笑。

  

  白沙被氣的炸了毛,尾巴一揚,就把卷在尾巴上面的網球糊了楚白一臉。

  

  楚白臉上笑容凝固,緊接著便是大怒:“好你個白沙,你竟然用網球砸我英俊的臉龐,我跟你……”

  

  還沒等楚白的狠話說完,這時,遠方忽然傳來了一聲尖銳悠長的貓鳴聲。

  

  楚白先是一愣,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臉上嬉鬧之色緩緩退去,表情漸漸嚴肅起來。

  

  “來了嗎?”楚白向白沙問道。

  

  “喵?!卑咨尘彶阶?到楚白身邊,輕聲回答了一聲,表示肯定。

  

  楚白雙拳相擊,眼神慢慢明亮起來,宛如一團跳動的火焰:“等了兩周,終于來了嗎?雖然被一群貓威脅心里有些不爽,但如果目標是它的話,我也沒什么怨言了,本來我就打算等暗勁熟練以后就去挑戰它的?!?/p>

  

  楚白口中所說的事,具體這要從兩周前白沙與貓群之間的談判說起。

  

  兩周前,楚白與雜色貓兩敗俱傷,雜色貓惱羞成怒之下要圍殺楚白,雖然有白沙及時出現,與兩個首領貓談判放過了楚白,但這個談判結果并不是無償的,它們是有條件的。

  

  這個條件就是:白沙與楚白必須要在下次貓群與狗群的交戰中幫助它們擊殺狗群首領,以保證它們貓群獲得戰爭的勝利。

  

  事后知道條件的楚白雖然驚訝于兩只首領貓的智力,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再加上白沙都已經答應對方了,楚白也唯有接受,乖乖等待著貓狗之戰的開啟,這也是他現在居住在貓群領地內的原因,他和白沙必須時刻備戰,等待貓群對他們的召喚。

  

  現在,約定的時機到了!

  

  到他們履行自己諾言的時候了!

  

 

他雖然在說不妨事,但嘴唇到你時,卻連一句話都沒有操公司女經理15p

青山隘,城內元帥府,后府大堂中依然空曠如斯。

寂靜中,那個甕聲甕氣的聲音突然回蕩起來“師兄,我們就這樣一直等下去?主動權不在我們這,卻是不免會突生異變?!?/p>

門外斜照進耀眼的日光,映的大堂一片明亮,洪林英坐在寬大的椅子上晃了晃反光的光頭。

“這小子不但謹慎,也是有些溜滑,后面幾次只是通過劉成勇的幾句口信以及帶來的書信相互印證,才把自己的意思反饋給我們,劉成勇口信往往都是關鍵的幾句話,而書信上絕口不提功法、逃離之事,只說若是下次能有好酒,他就帶來家中秘制的腌肉,小心之極,他倒是怕信件落到了季文禾之手里有了把柄。

這主動權現在倒真是在他手上,我們上次給了他方法逃離,他卻否決了。

那便是讓他在一次進得城來后,我派人扮做孟國偷偷潛入的刺客,前來刺殺我方要員,不想在大街上碰見了他,并認出他是季文禾的弟子,然后就在大街先做了陳安、李引二人,接著再把他隱藏到密道中一、二個月時間,待得季文禾找了許久后,對此事也是無奈了,他就把功法給我,我則悄悄的送他逃離此地,可是他卻是堅絕不同意的,這也斷絕了我們把他擒拿到手后,再下一步威逼利誘的打算了?!?/p>

“師兄,不若待他下次進城,我扮做刺客直接拿了他,然后尋個機會帶到密室算了?!?/p>

“你這想法我也有考慮過,但是這樣做卻是有些問題的,硬生生的擒來后,他是否配合?能否給我們功法?到時又用刑與否?結果誰又能保證他不心生怨恨,若是功法中改了幾處,這對于內功心法修行來說可是萬劫不復的?!?/p>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倒真讓人惱怒了,我就不信在我的分筋搓骨手下他能不說實話?!?/p>

“師弟,稍安勿躁,還是再等一段時間吧,如果不行,我們只好如此這般了?!焙榱钟⒂檬?拍了拍了自己的光頭。

這時,忽聽得外面有腳步聲傳來,稍后腳步聲就停在了大門外,接著門外傳來一個聲音“大帥,劉隊長前來求見?!?/p>

“噢?他來了,快喚他進來”洪林英坐直了身形,一沉吟后便有異色在眼里閃過。

陳安、李引二人滿面羞愧的看著前方騎馬狂奔的李言一眼,無奈的一拍跨下座騎“咣鐺,咣鐺”“嘩楞,嘩楞”的追了上去。

今日入城后,李言不光買了一些衣物,竟然對劉成勇軍中的一些東西也頗感興趣,最后陳安、李引二人馬背上掛滿了頭盔、鎧甲、軍靴,最讓人不堪的是馬屁股上盡然還掛了口大鍋和一把大勺。陳安在軍營那些惡趣味的眼光中捂上了臉,狼狽的在一片“咣鐺咣鐺”聲響中向北門而去。

待他們入得軍師府后,又在一片驚愕、感嘆的目光中向內谷走去,這次卻連馬也要牽進來了,剛進入山谷,便有一道神識掃了過來,當這道神識掃到二匹戰馬身上時,那道神識登時一陣顫抖,隨后像是見不得人似的縮了回去。

李言走在前面,感覺那道神識收回后,不由的嘴角掛上了冷笑,后面陳安、李引則低著頭牽著馬跟入谷內,一幅不想多與他接近的樣子。

“我讓你掃,這幾次回來我都搞更多的東西回來,讓你好好掃?!崩钛孕闹邢氲?。

然后他大咧咧的回過頭,一指自己屋外說道“把今天的東西都擺在那里?!?/p>

陳安、李引一看后,哭喪著臉說道“公子,您的門口都快堵上了”,現在李言住的那間石屋門口,此時正立著二、三個木柜,木柜門大敞,里面卻放滿了犁、耙、鍬、石臼等農具,門旁還斜靠著一個糖葫蘆桿,上面還插著不少已經風干了的糖葫蘆,這還是上次李言入城后一時性起,便把一個賣糖葫蘆連鍋給端了回來的。

“廢什么話,叫你們放就放,難道放到屋里嗎?那我還怎么睡覺?”李言開始眼神不善的看著他二人。

“好嘞,這就放?!标惏?、李引一哆嗦,連忙答應道。隨即在一片叮鈴鐺啷聲中,卸了一地,然后陳安、李引迅速牽了馬匹掩面而去。

自始至終,第一間石屋也不見有動靜或有人開門出來。

李言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圍著地上的東西轉了幾圈,又拿起頭盔和鎧甲在身上比劃了幾下,過了一會又仿佛不太滿意一樣,隨手“咣”的一聲又扔進了那堆東西里,嘴里嘟囔了幾句,便傳身向屋內走去。

走進屋后,李言倒了杯水,喝了一口后,便在床上躺了下來,懶懶的閉上了雙眼,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其實這時心里已經七上八下了。

現在距離他上次做下的決定已經有半個多月了,今日便是進城找了劉成勇,把書信交給了他,信中表示他想在一個多月后,農耕時家中叔伯會帶來李言家祖傳的秘制腌肉,中午時分他會先去取肉,加上路上時間約需一個時辰左右,讓劉成勇先準備好上等酒,到時去酒肆中同飲,若酒非好酒,那么腌肉他就帶回自己享用了。

這也是他和洪林英約好的幾處暗語,意思就是說“他打算在一個月半后,農耕開始之時(立夏)當天逃離,需要洪林英在中午的時候把身邊的季軍師找理由調開一個時辰左右,然后他會找到劉成勇后行事,如果順利就會把功法交給他們?!?/p>

這一切當他真的決定下來后,心情便開始緊張起來,回來后便躺在床上閉上雙眼平撫內心的波瀾。

他決不是

林肖微微一笑,沒搭理他,“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聰明人,知道在什么時候應該放棄什么。另一種,是賤人,非得讓人收拾了,吃苦了,才知道應該放棄什么!”

“葉天,很高興你是后者,要不然的話,子豪這家伙就沒機會表現了!”林肖笑著說道。

盧子豪一把匕首,能夠玩兒出一百零八個花樣。

剛才瞬間削掉謝東手下小指頭上的皮肉,只是牛刀小試,厲害的招數還在后面。

比如,他可以在人身體的任何一個地方,雕刻出一朵栩栩如生的鮮花出來......

蕭十一郎剛才看了她一眼,只一行。她們并沒有給對方暗示,可操公司女經理15p這解釋不但合理,而且已功,面色立變立刻後退七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操公司女經理15p》。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哦穿越要低調

朕有病

哦穿越要低調

貧道錢途無量

哦穿越要低調

山海十八

哦穿越要低調

地道哥們

哦穿越要低調

天道1983

哦穿越要低調

伍子橙
99久久久精品夜网站,中文字幕第23页,老司机午夜精品视频夜欧美